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美妆 > 竞争的活力,竞争的活力

竞争的活力,竞争的活力

这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春天

河水温暖,草长莺飞。人类的孩子也正在经历一年中生长最快的阶段。他们在跳跃中展现出无限的活力……这次并不是他们沿着赵忠祥老师的路线走,而是因为孩子们在哪里。一家有着优秀体育传统的幼儿园最近开展了春季达标活动,号召家长带孩子加强锻炼——可以理解的是,几乎所有校园活动都是布置给家长的任务。

我喜欢这种运动氛围,这也是我选择这所幼儿园的原因之一。当然,如果有体育活动,我们也要积极支持。此次达标具体项目有6个。幼儿园召开动员大会,要求家长回家带孩子去实习。为了提高优秀率,我们班主任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家长每天晚上将孩子的锻炼视频上传到班级群,并根据视频数量,第二天颁发“运动之星”的奖项。给孩子们提供不同的尺寸。这一举动一出,立即激起了家长们的竞争欲望。晚上六点钟,班级群就开始带着各种小朋友的运动人物分批出现。如果每个孩子平均每晚练习 3 个项目,那么 30 个孩子就相当于 90 个视频。本来,为了戒掉手机瘾,我尝试着只用数据上网。现在,为了让孩子们看到同学们的英姿,我每天都要连接WiFi。漫游费将取消,但流量费仍然是运营商的主要收入来源。

面对同样的竞争,有的家长表现得很积极,每天发N个视频;有些人比较冷静,每天一个视频就太好了。根据我的观察,孩子们喜欢获得明亮的奖励,比如闪亮的大型体育明星,所以如果这是一场比赛,每个人在比赛目标上应该保持一致。那么,为什么家长们反应不一呢?难道他们不关心孩子的荣誉感吗?我想不是。起源于20世纪80年代的动态竞争理论对此提供了很好的解释。

动态竞争,顾名思义,就是竞争过程中进攻方、反击方与其所处环境之间的互动。在战略管理的研究中,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最终关注的问题都是企业绩效,或者说如何在竞争中获得高于平均水平的绩效。竞争动态也不例外。该领域的研究继承了著名经济学家约瑟夫的企业家观点。 A.熊彼特(1883-1950)。他在1912年的名著《经济发展理论》中提到,任何经济体的正常状态都是“动态失衡”,而不是古典经济学家所倡导的均衡状态。在这个“失衡”的过程中,企业家扮演着最核心的角色。他们的创造力和拼搏精神使他们能够在竞争中不断努力打破常规,通过生产要素的重组实现企业创新,创造性地破坏市场均衡——这就是著名的创造性破坏理论,也是熊彼特最著名的观点之一。经过一个世纪的不断发展,它已成为当代创业理论和创业研究的基石。

创造性破坏的概念不仅首次强调了企业家的作用,而且提出了新的竞争方向。与古典经济学家眼中的价格竞争不同,熊彼特眼中的市场不仅仅是由价格机制主导的,而是源于企业家精神、创造性破坏以及由此产生的创新的竞争。市场不是供给与需求曲线相交的均衡点,而是由成千上万处于非均衡位置、努力运用自己的智慧和创造力去改变和创造的企业家组成。这是改变市场结构的竞争。更根本,更容易动摇市场的根基。这个概念简单而强大。一个世纪以来,它驱动着无数企业家、企业家、学者探索改变市场的终极力量。

企业家所践行的创造性破坏,就是在价格战以外的战场上,用结构化的竞争方式来应对行业动态和竞争对手。动态竞争强调一个“动”字:来来去去而不往复,是失礼的行为。如果你打我,我该如何反击?直接对抗,还是曲折反击?单独作战还是组队作战?而且,如果你不攻击我,那我是不是应该主动?从哪里开始以及如何应对你的反击?两家公司之间的博弈将会有多广泛?会不会发展成群殴? ……对此类问题的分析,必然会聚焦于企业自身的特点,乃至管理者的特点,细化到竞争行为的层面。

竞争行为差异很大,企业如何应对? 20世纪80年代末以来,以弗吉尼亚大学达顿商学院陈明哲教授为代表的一批学者对银行业、航空业等典型竞争产业进行了分析。他们认为,竞争的本质是企业之间一系列行动和反应的交换,而企业攻击行动的有效性取决于竞争对手或攻击目标的防御和反击程度(两者并不相同)。必然相同)。所有这些攻防行为都可以用AMC模型(A=Awareness,M=Motivation,C=Capability)来分析,即意识-动机-能力,只有将这三个环节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才能做出判断。所有的。企业具有不同程度的意识,即能够察觉行业和竞争对手的变化;那些麻木不仁的人,或者竞争意识淡薄、感知迟钝的人,迟早会被别人利用。意识到之后,还得看企业自身的动机,是否有足够强烈的意志去攻击对方直接、核心、强势的市场,或者迂回进攻非核心市场。更重要的是,战斗意识可以扩展到非核心潜力。市场。有了意识和动力,还取决于企业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进行一波攻击并承担必要的成本,比如是否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价格战、广告战,是否有足够的管理制度支持多个部门。合作甚至建立外部联盟。

说起来,动态的竞争已经有点像中国象棋了。确实,陈明哲教授出生于台湾。年轻时曾就读于爱新觉罗宇军丰原书院。他研究儒家夏学多年。留学美国后三十余年孜孜追求,致力于弘扬中西文化。哲学思想的融合,从哲学文化的角度弘扬了动态竞争的思想。动态竞争不仅以理论和思想为基础,而且有多年的教学和咨询经验作为支撑,使得AMC的分析框架得到研究者和管理者的普遍认可和共享。

我有幸能够近距离接触陈先生和他的作品。我听过他给博士生、EMBA学生的讲座,听过他在会议上的主题演讲和讨论。我也曾多次私下与他聊天,谈论人生和理想。 ,谈论着各自的困境和挣扎。他将中国古典哲学思想融入生活,非常愿意给予年轻人指导和支持。对我来说,陈老师更像是一位指引方向的父亲,而不仅仅是研究中必须引用的经典。因此,当遇到幼儿园“竞争”问题时,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陈老师的AMC理论。孩子的性格不同,家长对所谓“竞争”的意识、动机和能力自然也不同,所以难免会出现一些人追求大明星,另一些人却依然淡定如初的场面。竞争的形势和结果取决于各公司自身的AMC水平,以及相互作用影响下的动态关系。动态竞争确实无处不在。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